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路线 知识

朝圣之路,身残志坚--川藏的故事

2013-6-12 13:28| 发布者: 知者不言| 查看: 834| 评论: 1|原作者: 休止符

朝圣之路,身残志坚--川藏的故事

本帖最后由 休止符 于 2012-8-8 23:32 编辑

这是一首亘古传唱着的长调

在大地与苍穹之间

我们彼此倾诉 那灵魂的美丽与寂寥

请你静静聆听 再接受我歌声的带引

重回那久已遗忘的心灵的净土

在那里 我们所有的悲欢

正忽隐忽现 忽空而又复满盈

... ... ... ...



<一>朝圣之旅:

从6月17号成都出发,7月12日到达拉萨,历时26天,从新都桥起,一直到海子山之前,一共400公里泥浆路,这段路上,有货架被颠儿坏的,链子断了的,刹车进泥失灵的,前叉进泥失灵的……基本上这是最难走的一段了。到达理塘的时候,遇到芒康泥石流,滇藏地震,被困在理塘,也有队友拐弯不小心被甩出沟里,一路上困难险阻,这就是我们的朝圣之路。骑行川藏,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,有的人为了骑行而来,有的想要征服318,有的为了沿途的风光,有的为了经历,有的为了享受。无论如何,只要路上风景看够了,带着奇遇带着满满的感悟安全到达拉萨,那就是幸运。

进入藏区后,多了很多流浪狗,而且体型比家狗大。白玛告诉我,这些狗曾经是牧牛犬,当地的一些牧民,把牦牛卖了之后,或者有的不放牧了,这些狗曾经帮他们劳动过,他们对这些狗有感恩之情,就把它们放回大自然。其实这些狗不会主动追行人,距离远点儿,赶紧骑过去就行了。大宝就跟当地小孩招了一下手,结果招来两条狗两顿追,差点被追虚脱。

我们的队伍庞大的时候曾经达到8个人,但是中途上落队的(基本上没有比我们更慢的了),中途放弃骑行的,赶时间先走的,最后剩下的还是我们四个雨神,从成都出发那天,就开始下雨,我们最大的感悟就是每天泡在雨里,每天不停地用吹风机吹湿衣服,别人骑行318都是被晒得又黑又瘦,我们被雨泡的又白又胖,路上看到别的队伍都互相戏称为雨神队。

先介绍下我的队友,阳光户外的大宝儿,在天全县遇到的卡卡和独自,我们正式成为师徒四人队,一直到拉萨,不离不弃。

卡卡:为了骑行而走川藏线,一路上斗志满满,享受骑行,但到了拉萨第四天就感到有点疲劳和落寞。他说他追寻的不是终点,要的是途中的过程。

独自:为了摄影走川藏线,他总说安全第一,摄影第二,骑行第三。他在二郎山摔了一跤,腿受伤了,在102塌方区附近被大货别了一下,但是他还一直坚持着骑行,他才是那个身残志坚的人。

大宝儿:大宝是我们公认的师徒四人中的三师弟,因为他的对白基本只有三句:“可以啊”。“听你们的”。“滚!” 。大宝出发前有个愿望,他说:我要是这一路减下个10斤,那就又是一个美男子重返人间了。到了拉萨他减下了12斤,我也没看到美男子的轮廓,反而给他照相的时候发现他黑的只剩下一副大白牙能看见。

休止符:我没有骑行完全程,在泸定之后半月板受伤了,连折多塘都是推着车上去的,后来就跟着队伍一边前进一边休养,到了然乌我才回到318的骑行队伍,也因为这样,我成为了318路上带着自行车的蹭车王,坐过SUV,皮卡,面包,甚至货车。也因此经历的路上的无数精彩故事,找到了川藏的那片净土。也印证了那句话: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,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

偏爱:一个爱拍视频的男孩,在新沟开始结伴,但是到了折多塘就开始高反,体能也跟不上,到了雅江,他就把车邮回去了,成了背包客,后来得到他的消息,出了理塘他就去稻城了,后来又去了香格里拉、丽江,我们到八一的时候,他已经到敦煌了,我想骑车不适合他,选择了背包客才是他最正确的选择。

翟大爷:翟大爷今年56岁,已经退休了,他爱骑车,体能非常棒,我都自愧不如,在二郎山我的货架断了,是翟大爷帮忙修理的,上折多塘到骑行旅馆之前,翟大爷看见我推车的倒霉样,从旅馆出来帮我把车推进去,到了新都桥我们修整,翟大爷就赶去相克宗村准备第二天骑那段高原泥浆路。最后一次见到翟大爷是在相克宗村山上的那段烂路上,我坐在车里,看着翟大爷冒着大雨趟着泥水,在高原上爬坡,他不是最快的,但是他一直坚持骑行,无论有多困难。

寒禅霏雪:没有别人比她更全身心投入旅途,也没有人能看出,她的肩膀上有千担重的心事。

霏雪信佛,左手戴着几串佛珠。我在准备去稻城那天早上,吃早点的时候捡的她,从成都出发,她换过许多队伍,经常很孤独的上路,我总觉得她在不断追寻,不断选择,不断放手,有时候她会非常强势,有时候她会妥协。直到后来,我才明白。她说,她年轻的时候非常强势,总希望成为女强人,也想改变她的丈夫,在第一段婚姻里,她的丈夫好赌,她也遭遇了家暴,她左手的佛珠,挡住的是一条家暴留下的刀疤。后来她信佛了,也遇到现在的丈夫,她开始慢慢明白,怎么做一个聪明的女人,怎么在事业和家庭中获得平衡。她在旅途上疗伤,以走出前一段婚姻的阴霾,她需要川藏这片净土。

馒头:一个山东潍坊踢足球的帅哥,有着禽兽般的速度和体能,在泸定就碰见过,后来消失在我们的视线,在折多塘之后又把我们甩在后面。他有一个习惯,早上喜欢最后一个出门,路上超越沿途的骑友。在八宿那天早上,他给我分了一个梨,从此绝尘而去,从八宿到拉萨9天的路程,他6天就到了,总是有这样的选手在318线上独孤求败。



<二>川藏的故事。从6月15日,北京到成都的火车开始。

小燕姐:小燕姐是北京人,在北京--成都火车启动前,我在站台上看到一个穿着花衣服拿着站台票的大姐挤进车厢,火车启动后我回到座位,发现她坐在我的对面,小燕姐一个好朋友叫刘萍,在成都的出租屋去世了,她要去成都给这个姐妹料理身后事。她在座位上不断发短信,她说这是刘萍的电话卡,里面有500多个联系人,她挨个给发短信,内容是这样的:你好,我是刘萍的朋友,她在成都的出租屋里去世了,我正在找她的家人,请问你知道她家人的联络方式吗?经常有回电话的人,接完电话小燕姐就摇头说,刚接通都好好的,一听到人死了都说不认识了,太现实了。小燕姐说,假如实在找不到刘萍的亲人,想号召电话里的人捐款给她办一个送别会,但是,像这样的情况,送别会也不太可能了。知道刘萍去世的消息后,她一直奔波于能找到刘萍家属的地方,快一个月都没找着,所以她直接踏上了去成都的列车,亲自去送她一程。一直到下车之前,小燕姐都在电话里忙碌着,我不知道她最后有没有找到刘萍的家人,但是我相信有小燕姐在,她的好姐妹不会孤单。也希望死者安息,生者幸福。希望小燕姐能睡个好觉。

降白:是在去稻城的路上拦下了降白大哥的车,大哥扎着一条长辫子,这里的牧民都没有剪头发的习惯,没有定居之前在山上放牧没有条件剪头发,到了现在已经是习惯,他要去稻城附近谈牦牛生意,跟别的游牧藏民一样,虽然已经定居了,但他们夏天家里还是会派人手去山上放牧,每年会赶一批牛去稻城出售。他的车上绑着哈达,金刚结和佛珠,藏族人信轮回,尽管他们很有钱,但是他们对金钱没太大的占有欲,每年卖了牦牛,只会留下足够一家子日常支出,剩下的钱会换成金送到寺庙去供奉佛祖,只为了今生积德,换来下辈子的幸福。我跟降白大哥说:我很羡慕他们有这样信仰,这样的话人就能活得很纯粹,知足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,这是一种境界。聊到尽兴处,降白大哥非常遗憾我们没有时间了解更多他们的风土,说让我们明年再到理塘,去他们家做客,带我们去看赛马,还要杀一头牦牛招待我们。他开始翻出驾照,递给我们,让我们记下他家住址。我才明白这里人的坦荡与淳朴,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,对于几个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陌生人,他们给予的信任,我能理解,我觉得,我们做不到。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,降白大哥要停下了,我们继续推着自行车上路,但是,他给我的心灵上的震撼,让我突然心中明亮起来。

007:根据当事人的要求,这是给他们起的代号。从降白大哥的车下来,我拦下了他们的SUV,起初他们说是来出差的,走了一段之后我才发现他们的“出差”是查案,先是从一辆藏民家的可疑车辆起,他们对路边的一土一木都有着灵敏的嗅觉,能察觉到别人看不到的倪端,他们说这是经验。这一路,就带着我去办案了,起初,我跟他们开玩笑说:你们不会是在拍《重案六组》吧,他们都笑了,直到他们的车开进稻城公安局,我才觉得,这是真的。晚上他们还邀请我们一起去看藏族的歌舞表演,他们说由于工作的原因,平时精神非常紧张,晚上看看节目轻松一下。当天也相约要是有时间,第二天周六一起去亚丁。我们去亚丁的时候,他们因为工作走不开,我们从亚丁回来,他们也因为有别的案子,要从稻城赶回某市了,再后来他们赶到折多山,在山上车子抛锚了,在高海拔地方吹着冷风,等待救援。也许这点困难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,希望这些刑警们平安,希望他们少点紧张,多点欢笑。

洛绒:洛绒1990年出生,22岁,亚丁的当地人。洛绒有一辆能载客8人的面包车,我们坐着他的车去亚丁,他一路内向羞涩,但是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,19岁那年就结婚,我们经过洛绒放牧定居点那个家,他的老婆抱着孩子站在门口,羞涩的看着他,回家了,又走了。洛绒说,他们跑运输两三个月才休息一次回家,我问他:想老婆孩子吗?他说:想也没办法,康巴汉子都是要出去挣钱养家的。他们现在还是非常传统的模式,男的出去挣钱,把钱交给当家的父母,用以全家的开销,等他们老了,他们也能当家,也靠下一代赡养。洛绒看着我的相机说,他也想要一台这样的相机,他说他们这里有钱都买不到,他们渴望大城市生活。

生死川藏线:我跟CJ是在理塘的骑行旅馆相约好第二天去亚丁,所以那天早上我们离开大部队,开始了蹭车之旅。她没有全心全意投入旅行,而是跟男朋友电话中争执不断。一直到然乌-波密那天,中午我接到霏雪的电话,说CJ出意外了,正送去波密治疗,出然乌10公里左右有一个S型的拐弯下坡,她前面的骑友冲坡非常猛,她也跟着冲下去了,那些天她的前刹一直响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当她抬头,跟前正好是一块前一晚塌方滚下来的大石头,当时连车带人撞到了石头上,人被甩出了沟里,路过的骑友把她救了起来,拦了车直接送到波密,当天就送到八一治疗,我三天后到八一,她的状态已经非常稳定了,除了脑震荡和轻微外伤,没什么大碍。两天后,她的男朋友和家人开了三天三夜的车也赶过来了,男朋友跑着进病房,紧紧握住她的手,我想,经历了这些,他们应该更加懂得珍惜对方。后来我经过通麦之前的102塌方区,那里有一个石头垒起来的小坟墓,上面插了许多烟,这也是一个S型的拐弯,这些年已经有两个骑友从拐弯甩出去河里,被水冲走了。这就是一条生死的川藏线,出了意外能活下来的是一种幸运,希望CJ能早日康复。

白玛达瓦:白玛是左贡人,长得豪爽粗狂的康巴汉子,刚上他的车,车头竟然挂了个小熊,跟他的形象不太相符。白玛有一辆50吨的大货车,每个月至少有20天在318国道上来回,所以他经常接触川藏线上那些形形色色的背包客和流浪者。他曾经载过两个重庆的背包客,结果那两个背包客下车时候偷了他的钱包,拿着他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取走了8000块。还有一次,他跟一个亲戚开到理塘,有一个理塘当地的人让他载一程上海子山,结果到了海子山停了车马上扑上来十几个同伙要抢劫,他和亲戚跟那十几人打起来,最后虽然没有损失一分钱,但是被打得很惨。我们搭上他的车的时候,他还是很热情的给我们放他喜欢的印度音乐,跟我们说他对外面世界的看法,他说他只去过大理和成都,在大理坐火车,晚上睡着了,他的衣服被剌开了,钱被偷走了。他说看了一些内地的节目,看到情侣因为买房写谁的名字都能闹到分手,他很不理解,他说:既然都要成为夫妻了,我有钱就是你有钱。他很不解内地人的想法。现在,白玛还是在318川藏线上来回跑运输,还是一如既往帮助那些过往的背包客和流浪者们。我下车的时候,看到他的钱包还是放在车座旁边,对我们无限信任,还有他说过的那句话: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我们西藏,能带你们的我一定会带上的。爱听印度歌曲的白玛达瓦,希望你在318线上平平安安。

再次回到城市,也许很难再有川藏路上的那种纯粹的欢笑和喜悦。川藏的故事还有很多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朝圣之路,每个人经历的故事都不一样,我在这里找到了心中那片净土,你呢?




朝圣之路--<湖>



朝圣之路--


朝圣之路--<唐古拉>


朝圣之路--<唐古拉>


朝圣之路--<稻城亚丁>


朝圣之路--<稻城亚丁>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木子 2015-4-12 16:46
马上启程,新藏线。看了你的文字,好期待!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阳光行网 ygxing.com ( 京ICP备10039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278

GMT+8, 2017-11-24 06:2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